欢迎访问月色书城|手机用户点此
首页凰道吉日:夜帝,来接嫁 第八百零五章 午时已到

第八百零五章 午时已到

    “原来如此!”

    夜初鸢终于将课业内容的最后一段看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闭上眼睛,魂力运转。

    只是有其他人在场,她不敢声张,没有动用光系魂力,仅仅是运转雷系魂力。

    她抬起右手,掌心朝上——

    “唰!”

    下一秒,半空中浮现紫色的古文字,一行又一行,在夜初鸢的周身展开,就好像一幅古朴的画卷。

    这一动静有些大,浩子四人原本还在嘀咕,立刻被这幅画卷吸引了注意力,纷纷朝夜初鸢的方向看来。

    “这是……”

    临泽凝神望去,又扭头看了眼长桌上,抄着课业内容的纸张,立刻了然。

    回过神,临泽又盯着夜初鸢周身凝结的文字,道:“她在练习对于魂力的控制?看来她已经把基础内容学习完毕了。”

    临泽他们虽然还没看完所有课业内容,可他们好歹也是学过了的。

    尽管几大家族与天镜宗的教学内容有差异,可大体总是相同。

    看着夜初鸢的动作,他们立刻明白,夜初鸢已经将这些东西全部学会了,现在正在巩固基础。

    “她能凝结出多少字?”

    浩子有些好奇,“我记得我当时学习完毕后,只凝结出来几百个字,就受不了,魂力崩溃了,不过我还是被我家教导先生夸了,说我对魂力的控制很好,千里挑一。”

    “我跟你差不多。”董纪与姜和同时道。

    “我大概凝结出了接近一千个字。”

    临泽说道:“每一千个字,就是一个门槛,这个门槛我没跨过去,但我记得晴姐跨过去了,可惜在第二个门槛就停住了,只凝结出接近两千个字。”

    “这个记录,是三百年内最高的纪录——在天镜之域内。”

    浩子有些得意,“就连花纤娆,都只堪堪凝结了一千个字呢!”

    可看到夜初鸢正唰唰唰的凝结文字,没有停滞的动作,他的得意立刻就萎了,嘀咕道:“不晓得女魔头能跨过多少个槛啊,十有八九……是比姐姐厉害了……”

    说到这里,浩子连连叹气。

    承认一个外人,比自家最爱的姐姐还要厉害,这对一名心思单纯的少年来说,确实打击很大。

    四人说话间,夜初鸢的身影已经被文字包围了。

    外人只能看到紫光中,有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粗略一数……

    “两千、两千零五十……”

    这时,四名少年听到了一个沙哑的声音,顿时一愣,扭头一看,就见戚木不知何时爬了出来,还站在课堂的另一边,盯着夜初鸢看。

    淡褐色的眼瞳里,没了之前那般可怕的绝望,反倒,多了一丝淡淡的,名为“希望”的东西。

    临泽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皱了皱眉,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戚木……戚木……啧,太耳熟了,就是想不起来啊!不行,等姐姐她们回来了,一定要问问这个戚木,到底是何方神圣!”

    戚木看着夜初鸢的眼神,太过奇怪,仿佛是在期待着什么!

    这让临泽有些不安。

    可就在这时——

    “砰。”

    忽然,那些紫光凝结的文字,忽然碎了!

    “两千五百……”

    戚木的数数也到此停下。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临泽感觉到戚木的身上,迸发出一股失望的情绪,然后就见戚木转身,慢吞吞的钻回了洞里。

    “哒哒哒……”

    这时,脚步声响起。

    “你去哪啊?”浩子的声音随之响起。

    临泽转头,就看到夜初鸢朝课堂外走去。

    “演武堂。”

    夜初鸢的声音传来,“刚刚忽然想起来,快到午时了,我该去找章瑜算账了!”

    临泽一愣,不知是脑子抽了还是什么,他下意识叫道:“夜小姐——”

    “嗯?”

    夜初鸢听到声音,脚步一顿,扭头看向临泽,疑惑道:“怎么了?”

    四名少年中间,她跟临泽的关系,大概最为平淡。

    倒不是说她跟临泽关系不好,只是单纯的很平淡而已,就像个可以互相道好,但绝不会多问对方其它问题的朋友一样。

    君子之交。

    像现在这样,临泽主动叫住她的情况比较少。

    夜初鸢看着临泽怪异的脸色,疑惑道:“有什么事吗?”

    “那个……”

    临泽支吾了一声,脑海中闪过戚木失望的表情,他忍不住问道:“夜小姐,你刚才凝结文字的时候……凝结了两千五百个字,就控制不住,所以崩溃了吗?”

    是吗?

    临泽很好奇这个问题,眼角余光忍不住朝身后的地洞扫去。

    戚木是不是……也在关心这个呢?

    “当然不是。”

    夜初鸢听到这个问题,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她淡定道:“我挺轻松的,但是忽然想到午时要到了,所以就把那些字散了,怎么?这有什么问题?”

    挺轻松!

    不是控制不住崩溃,而是自动散掉那些字!

    临泽听到这话,有些瞠目结舌,果然,夜初鸢就像是他们先前猜的,就是个天才中的天才啊!

    “唰。”

    就在这时,临泽感受到了什么,眼角余光一瞥,就看到原本已经钻进洞里,动作缓慢的戚木,十分突然、迅速的——

    从洞里探出了头。

    那死气沉沉的淡褐色眼眸中,在此刻,在听到夜初鸢说她“挺轻松”的时候,

    忽然,爆发出一阵光。

    名为,

    希望。

  
  


同类推荐: 我和小姐姐的故事我的尤物大小姐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女神的贴身侍卫上门女婿情圣女老师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