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月色书城|手机用户点此
首页愿以吾心望明月 第359章 安,你真的不动心?

第359章 安,你真的不动心?

    难道他不在家?

    苏瓷脚步刚迈,手腕一紧。

    惊讶的转过头,她正对上闫砾暗沉的眸。

    “?”

    “你忘记拿手提包了。”

    闫砾暗沉的眼神只是一闪,苏瓷甚至怀疑刚才是自己看错了。

    “谢谢。”

    接过包,她垂下头,没动。

    闫砾也没动。

    “如果我说,我不住这里,你会觉得很奇怪吗?”

    突然,苏瓷抬起头,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问道。

    闫砾一勾嘴角,伸手按了一下苏瓷的头。

    这个亲密的动作无关其他,更像是带着大哥哥般的纵容和无奈的味道。

    “年纪轻轻的记性就这么不好,难道是发烧真的烧坏了?”

    “也许吧。”

    苏瓷呵呵笑,不好意思的抿着唇,“不过我现在确定自己住哪里了,可以麻烦你吗?”

    “我的荣幸。”

    做了一个标准的y国宫廷绅士礼,闫砾和苏瓷相视一笑。

    把苏瓷送回银杉苑,闫砾又再次把车开回绿锦园。

    一手撑着门框,一手按门铃。

    大约一分钟,门开。

    温瑾安一身灰色睡衣,湿发柔顺的覆在头上。

    给闫砾开了门,他径自转身进屋。

    闫砾笑,大大咧咧的进来,在玄关换了拖鞋。

    “做了一晚上的护花使者,我说温瑾安,你该怎么谢我?”

    “你真的要我谢你?”温瑾安倒了两杯红酒,递给闫砾一杯。

    闫砾低咒一声,仰头将自己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安,你真的不动心?”

    “动心?对谁?”

    “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我说的是谁。苏瓷不错。”

    “不错?你才见她几次,了解她多少就知道她不错了?”温瑾安冷笑道。

    “好,就算我说错了,苏瓷是不是不错我不知道。不过,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她收买了你?让你这么费尽心力?”

    “靠!”一拳捶在温望舒肩上,闫砾笑骂:“算了,我说不过你,随便吧。”

    顿了下,他给自己又倒了杯酒,“不过,我看苏瓷那个架势,不像是会轻易放弃那种。”

    温瑾安摇晃着手里酒杯,重瞳沉沉,看样子,也是不堪其扰。

    “你要真是没心,就做点什么。”

    “做,什么?”

    “比如,找个别的妞儿。比苏瓷好看,身材好的。这样明着告诉她,老子不心水你这样没胸没屁股的。”

    侧目看他,温瑾安在闫砾说出“没胸没屁股”几个字时,重瞳一暗。

    闫砾心里腹议:都这样还没猫腻?他一万个不信!

    “怎么着?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或者找流光,阿佑,问问他们手里有没有人。你不真心要,找个来演戏也行啊。再不然,把茵茵叫来?”

    刚提到茵茵,闫砾就被温瑾安揪住衣领。

    “喂喂喂!我错了!我错了!”

    秒怂。

    他真开玩笑的。

    温瑾安要是动手收拾他,准打脸,那他可好几天不能泡妞了。

    得不偿失。

    松开手,温瑾安站起身往卧室走,边走边说:“滚。”

    “你干嘛去?”

    “睡觉。”

    “睡觉啊。睡觉?!”一翻手腕露出腕表,闫砾瞪大眼睛,“温瑾安!现在才9点!9点!你是不是人类啊?!是不是男人啊?!”

    哪有9点就睡觉的男人?!

    “也不知道苏瓷看上你哪点了。果然,女人都是花痴。准是你这张皮……”

    他的话没说完,温瑾安握着门把手站住。

    闫砾身体紧绷,只听他丢来一句:“你喝酒了,不要开车。”

    卧室门合上。

    闫砾耙了耙头发,笑着嘟嚷:“好吧,老子要是女人,也爱你。唉。”

    ……

    两天后。

    西餐厅。

    俊男美女出现,而且还是海城商业大鳄温瑾安和新任玉女掌门乐雅这样的耀眼搭配,立即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本来还以为是乐雅炒作,现在看起来倒是真的了。”

    “什么?”

    梁筱茉戳着盘子里的已经不敢入目的牛排,漫不经心的问。

    沈珂蹙眉看着她,冷冷一笑,伸手把她面前的盘子撤走。

    “你是怎么了!不是闹失踪就是跟丢了魂一样!光这两天你得罪的人,就已经让我们损失了5个代言!再这样下去,人家都要骑到你我头上来了!”

    梁筱茉闻言,慢慢抬起头。

    她画着烟熏妆,妖艳美冶。

    轻抿一口红酒,笑:“我的大经纪人这是怎么了?谁敢骑到您头上来啊,瞎担心什么?”

    “我瞎担心?”沈珂一指梁筱茉身后,“人家找了大靠山,由不得我们不怕。”

    梁筱茉顺着沈珂所指回过头,杏眼微眯。

    嘴角忽然绽出一抹娇笑,低低呢喃了一句:“原来是他啊。”

    “我跟你说,乐雅现在势头正劲。有些找我们的代言,因为乐雅和温瑾安的绯闻都已经去找她了。你再不打起精神,当心她这后浪真把你这前浪拍在沙滩上,而且你还是尸骨无存的那一种!娱乐圈里,哪有百日红?不管是不是真的,乐雅都够厉害了!温瑾安,她也真能巴结的上。”

    “是吗?”梁筱茉悠然的站起身,越过桌子往沈珂脸上一吻。

    在沈珂的震惊中,她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我去打个电话,我的经纪人。至于你担心的事,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好了。”

    “你疯了!”沈珂拼命的擦脸,怒视梁筱茉。

    后者高傲的踩着高跟鞋,含笑往洗手间方向去了。

    “安,你不喜欢吃这家牛排吗?”

    乐雅拿着刀叉,嘟着嘴望着温瑾安,“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们就换一家吧。”

    “不用。”

    温瑾安不着痕迹的蹙了下眉,语气有些冷漠。

    乐雅见状,眸光闪了闪,而后乖乖的安静吃东西,不再烦他。

    她15岁出道,在这圈子里混了快8年。

    这一路走的有多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个圈子的规则,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她有她的骄傲。

    可是近些年,不断的碰壁,遭受白眼、嘲笑,那些骄傲也被磨没了。

    就在她绝望的答应经纪人,去陪恶心老男人的宴会上,她遇见了温瑾安。

    如果一定要找个金主,她要找他!

    她要站在最高的舞台上,而这一切,眼前的男人就能轻易帮她取得。

    *

    梁筱茉一遍一遍给苏瓷打电话。

    她曾经和苏瓷是最好的朋友,没有人比她更加了解苏瓷。

    如果她没记错,上一次碰见苏瓷和温瑾安吃饭。

    苏瓷看温瑾安的眼神完全就是……

    不言而喻。

    “梁筱茉!你又发什么疯!”

    正出神的想着,冷不防电话突然被接通,紧接着苏瓷震怒的怒吼声响彻耳际。

    梁筱茉微微皱眉,冷斥一声把手机拿远了一些,不紧不慢的开口:“苏瓷,你猜我刚才看见了谁?”

    “你脑子进水了吗?”

    那边苏瓷烦躁的耙了耙头发,刚要挂电话,一个名字准确的落入她耳里。

    重新把手机贴回耳畔,她咬着牙,用不太自然的语调问:“你说是谁?”

    “温瑾安,我刚才看见温瑾安了哦。”梁筱茉语气轻快,似乎料定了温瑾安这个名字对苏瓷的影响力。

    而事实上也是,她的判断并没出错。

    深吸一口气,苏瓷的语气变的低沉了许多,“那又怎样。”

    “没怎样。”梁筱茉轻笑,豆蔻的手指摆弄着自己栗色的发梢,“不过是他和乐雅一起吃饭呢。乐雅你知道吧,现在娱乐版的头条女王。”

    ……

    车子停在餐厅门口。

    来不及想梁筱茉怎么会知道自己对温瑾安的心思,苏瓷推开餐厅门。

    刚迈步进去,立刻看见了他。

    胃痛,好像严重了。

    自嘲一笑,苏瓷咬着牙,手臂一紧,有人扶住了她。

    抬起头,梁筱茉秀眉紧皱的脸落进她眼里。

    “跟我来!”扶着苏瓷,粱筱茉带着她快速往一侧过道走去。

    “你怎么了?又胃疼了吗?”

    梁筱茉虽然语气冷酷,可难掩其中夹杂的担忧。

    苏瓷摇头,只听梁筱茉低咒一声,从包里面拿出一瓶胃药。

    在苏瓷惊讶的视线中,她倒出两颗,塞到苏瓷手心。

    “……”

    无言的看着自己掌心的白色药片,苏瓷心里酸涩。

    梁筱茉见她不吃,哼了声,“怎么?怕是毒药?没有水,你就这样吞下去吧。”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苏瓷有胃疼的毛病。

    而且一犯起来也不分时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习惯在包里放一瓶胃药,为的就是苏瓷突然胃痛。

    那时候她们形影不离,这个习惯理所当然。

    可是后来,她们分开了。

    但习惯一旦养成,就怎么也改不掉了。

    干涩的吞了药,苏瓷犹豫了一下,咬咬唇:“谢谢。”

    “不必。”梁筱茉把胃药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她踩着15厘米的高跟鞋,比苏瓷高,俯身睨着苏瓷的脸,“你喜欢温瑾安,这么喜欢?胃痛还赶来?”

    说着,她恶趣味的将手戳上苏瓷的胃。

    苏瓷顿时犹如发狂的小兽,反手扣住粱筱茉的手腕。

    “想死啊你!”

    听她声音还不错,粱筱茉低笑:“很好,苏瓷。保持这种劲头。喜欢温瑾安就努力去追。不过提醒你,乐雅不简单。”

    “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同类推荐: 情途陌路人闪婚独宠:总裁老公太难缠现在只想爱你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夜醉爱:邪总的傲娇爱宠婚不胜防:兽性总裁别乱来长官有令,新婚不熄灯幸得相遇离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