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月色书城|手机用户点此
首页龙图案卷集 第568章 【插翅难飞】

第568章 【插翅难飞】

    军营的靶场里,龙乔广拿着弓练习箭法。

    自从他“开窍”之后,每次射出来的箭都会吓自己一跳,不过有时候他也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射出这样的箭的,好像是身体自己就会了一样。

    正练着,就听一个声音传来,“呦,挺像样了么。”

    龙乔广微微一愣,完全没感觉到内力靠近,但是声音却不远,表示是内力极高的高手。

    一回头,就看到吴一祸和黑水婆婆站在身后不远处,刚才说话的是黑水婆婆,此时,她正抱着一个跟她几乎等高的黑色长木箱子,歪着头看着。

    而吴一祸则是看着龙乔广手里的弓。

    龙乔广低头,微微皱眉,那把弓又裂了。

    吴一祸和黑水婆婆下意识地看了看不远处,就见地上堆了一堆断掉的弓。

    这时,上方传来人说话的声音,“得弄张铁弓。”

    吴一祸和黑水婆婆抬起头,就见一旁城墙上,邹良和霖夜火正坐在那里,边看边吃早饭,他俩一大早就来观摩龙乔广射箭了,至于那种连贯的无形箭是怎么射出来的,两人完全弄不明白。

    龙乔广搔搔头。

    吴一祸看了他一眼,道,“小四子说你把箭靶射成了四半?”

    龙乔广微微一愣,随即点头,“哦……是啊。”

    “再做一次给我看看。”吴一祸很感兴趣地说。

    黑水婆婆也好奇地看远处的箭靶。

    龙乔广拿了张弓,抬手刷刷两下……显得特别轻松,对面的那张箭靶上瞬间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十字,随后碎成四半掉落。

    城墙上,霖夜火嘴里的半个茶叶蛋都掉地上了。

    邹良也惊讶,刚才龙乔广一直射流星箭来着,这个都邪了门了,无形箭射出去不是应该是一个窟窿么?怎么会变成长条形的切口?

    吴一祸看龙乔广,问他,“你怎么做到的?”

    龙乔广眨了眨眼,老实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想就做到了。”

    城墙上,霖夜火张大了嘴,邹良伸手,托着他下巴替他把嘴合上。

    吴一祸点了点头,“比我想的学的还快。”

    说着,他走了过去,伸手将那把黑色的铁扇拿出来,轻轻一晃……一把黑色的细弓出现在了他手中。

    龙乔广盯着那把黑金细弓,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传说中的……幽莲神弓!

    城楼上,霖夜火一个劲拽邹良,那意思——看呀!

    邹良托着下巴,很难想象这么一把细弓会有那么大威力……

    “看好了。”吴一祸说着,抬手,对着远处的山壁一拽弓弦……

    “哗啦”一声,山壁上出现了一道横向切开的巨大豁口,碎石落下,军营里附近的士兵都爬上城墙观看。

    吴一祸又一拽弓弦……一道竖的豁口出现,山壁上一个巨大的十字切口,看起来异常的震撼。

    霖夜火托着下巴,“这个厉害!”

    邹良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随后说,“跟内力也有关系吧?”

    霖夜火点头,“嗯,他内力毕竟太高。”

    可是两人话音刚落,却听吴一祸对龙乔广说,“你也试试。”

    见龙乔广傻呵呵张着嘴,吴一祸突然补充了一句,“跟内力完全没关系,你的内力足够了!”

    龙乔广拿着手中的弓,抬头看着远处的山壁,嘴里嘀嘀咕咕自言自语,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随后,就见广爷一把抬起手中弓,对着远处连着拽了两下弓弦……

    随着弓弦断裂的“咔嚓”一声传来,远处那个巨大的十字豁口扩大了、也加深了……

    众将士都张大了嘴。

    霖夜火惊讶,“竟然印在吴一祸刚才射的那个十字上了,而且威力更大!”

    邹良也点头,虽然完全无法理解是怎么做到的。

    龙乔广低头看着手中的断弓,随后自言自语,“跟内力真的没关系内力根本就没离开过身体完全就在弓弦上是通过控制风所谓的无形就是可以变成任何形状……”

    吴一祸听着他叽里呱啦自言自语,微微点了点头——果然孺子可教。

    城楼上,霖夜火问邹良,“你兄弟说什么呢?”

    邹良反问,“你确定想知道?”

    霖夜火嘴角抽了抽——还是算了。

    邹良微微一笑,看着远处自言自语根本停不下来的龙乔广,低声道,“话唠可是天生会射箭的!让他们见识一下!”

    龙乔广说了一半,突然抬起头,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

    这时,吴一祸将他手里的断弓扔到了一旁,回头对黑水婆婆招了招手。

    黑水婆婆将那个箱子扔了过去。

    吴一祸伸手接过箱子,打开,从里边拿出一个黑色的布包来,一抽布包,里边有一张黑金的重弓。

    城楼上众将看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从没见过那么大的弓,黑色古朴,漂亮至极!

    龙乔广还在发呆的时候,吴一祸将那张弓放到了他手里。

    龙乔广盯着手中的弓。

    吴一祸道,“幽莲神弓全名叫冥歨樊心弥彻摩蓝幽莲弓,分一重一轻两把……”

    吴一祸话没说完,龙乔广突然将弓往他手里一塞。

    吴一祸微微一愣。

    黑水婆婆也不解。

    邹良和霖夜火对视了一眼——什么情况?

    吴一祸也意外——不要么?

    龙乔广将弓还回去之后,突然退后了一步,一撩衣摆,双膝跪地,给吴一祸行九叩大礼。

    行完大礼,龙乔广跪着双手抬起,恭恭敬敬接那把弓,“多谢师父!”

    ……

    吴一祸倒是愣住了。

    龙乔广接了弓后,道,“从此之后,你就是我师父,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与你为敌就是与我为敌,我定誓死守卫师父,谨遵师命,不辱幽莲之名。”

    不远处,黑水婆婆的脸上出现了笑容,城楼上,霖夜火和邹良对视一笑。

    吴一祸愣了良久,终于是笑了,点点头,伸手轻轻一拍龙乔广的肩膀,“好。”

    ……

    城东天牢后方的石头山旁,有一个巨大的围墙圈成的采石场,这里是天牢重犯们最常工作的地方。

    军方在石山的山崖上炸下巨石,犯人们的工作就是将巨石凿碎,最终凿成瓜子片一样的石片儿,用于修路之用。这是体力活,大多是牢中犯人完成,重犯们每天工作两个时辰,当然了,除了有天牢兵马守卫之外,犯人们也都带着镣铐。

    除了守卫和镣铐之外,最完全的保障还有围着山建造而成的巨大围墙。这墙壁如同城墙一样高,十分的厚,城墙外就是东山,林木茂密,里边很多野生的果树,山上无野兽,附近很多农妇人会进山采果子,做成果酱到城中卖。

    展昭和白玉堂从淮三那里了解了大致的情况之后,就别过了淮三和西门药,去了刑部。

    果然,刑部尚书早就得到赵祯命令,全力配合展昭和白玉堂。

    展昭和白玉堂要他想法子去将那三个书生都提出来,他们则是来到了东山林场附近,两人轻功甚好,一跃上了城墙的顶端,向下望。

    此时,穿着白色囚衣的犯人们都在凿石头,天牢重犯大多体格健壮,也难怪,这里最少的也是背了一两条人命的,有很多则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大都要关押一辈子或者等着行刑。

    围墙的四周围十步一岗,驻守着拿着兵刃的天牢军兵。

    而那些囚犯们都戴着沉重的镣铐,行动十分不方便。

    展昭站在城墙上扫视了一眼,微微皱眉——今天犯人特别多,目测不下五百,都穿着统一的囚服,那几个书生在哪儿呢?

    这时,白玉堂伸手轻轻一指不远处的山边。

    展昭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在山脚的位置,有三个穿着囚衣的人正在懒洋洋凿石头。相比起其他的囚犯,他们所在的地方晒不到太阳,而且也似乎没人管他们是不是在努力劳作,看体格也略显瘦小,跟其他的囚犯区别还不小。

    展昭和白玉堂又扫视了一圈,刘正并不在。

    这时,就见刑部尚书走到了里边,跟负责监工的一个狱卒头头说了几句话。

    那狱卒就指了指山边那三个书生。

    刑部尚书点头,示意他去将人带过来。

    两个狱卒就往那边走。

    只是这时,就见有几个囚犯突然抬起头……而展昭和白玉堂也听到了怪声音,似乎是山上传来的。

    两人一抬头,就见山上突然一块巨石滚落,正砸向山下的三个书生。

    展昭一眼看到了山顶上一个人影,白玉堂也看到了,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分头行动。

    展昭几个纵跃,跟只鹞子一样直冲山顶,而白玉堂则是直冲山下。

    那三个书生惊慌失措,但是山石坠落速度太快,他们三个吓得腿都有些抽筋,连滚带爬也没跑开,眼看着就要被压成肉饼了,突然眼前白色身影一晃,随后听到龙吟一声,白玉堂宝刀出鞘,对着那块石头由下而上扫出一刀……就听到一声巨响。

    那块巨石被从中间一分为二切开,向两边砸了下来。

    白玉堂落地后,对着三个吓坏了还在爬行的书生说了一句,“别动。”

    三人瞬间僵住……而就在三人僵直不动的同时,“轰轰”两声巨响,那两半碎石在他们身边砸出了两个巨大的坑。

    躲在白玉堂身后的那三个书生算是逃过了一劫,刑部尚书就在不远处,连同一众侍卫都傻了眼。

    这一切发生得突如其来。

    展昭此时则是已经到了山顶,拦住一个正要匆匆逃走的身影,淡淡一笑,“刘大人。”

    展昭眼前的,正是刘正,他手中拿着一根撬棍,抬眼,阴森森地看了展昭一眼。

    展昭道,“去开封府聊聊?”

    刘正盯着展昭的眼神有些变换,最后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脸来,“展大人,你还有空来管我?”

    展昭微微皱眉。

    刘正忽然一笑,道,“我怕你忙不过来……”说着,突然伸手一捂耳朵。

    与此同时,就听到“轰”一声巨响传来。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愣,一起转脸,就见拦着采石场和东山果林一侧的围墙突然炸开了……这围墙太高,一边被炸塌之后,周边连着塌下去了一大片,瞬间,采石场的一侧出现了巨大的一个破口,而站在墙边的侍卫们都被炸得飞了出去,砖石四溅。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有几个囚犯大吼了一声,一把撞倒了身边的几个狱卒,抢下钥匙就打开了自己的镣铐,再抢夺兵刃。

    囚犯们纷纷抢钥匙,狱卒和侍卫们大乱,刑部尚书惊得直喊,“拦住出口不能让他们出去啊!”

    ……

    然而为时已晚,有几个速度最快的囚犯打开镣铐之后抢下兵刃砍倒侍卫就往外冲。

    这都是穷凶极恶的高手,再加上这应该是他们唯一的逃脱机会了,于是都不要命一样往围墙的破口冲。冻成离开开封城区不远,这几百个手持利刃的凶徒一旦冲入城中后果不堪设想。

    展昭一皱眉,就听刘正阴测测道,“展大人……救开封百姓要紧啊,外边还有采果子的小孩儿呢!”

    说完,刘正就往后山山崖下一跃。

    展昭眼神一寒,对着远处刘正跳下去的山崖上方扔了一枚响箭……响箭在空中炸开。展昭知道刘正跳下山崖之后必然会躲藏在后山的密林之中,于是就扔了响箭,而那枚响箭,正是群魔令……

    太学里,殷候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炸开的群魔令,一挑眉。

    展昭舍弃后山的刘正,冲下山崖,咬牙切齿,“刘正,你等着,除了阎王殿,哪儿都别想跑!”

    而此时,白玉堂已经先展昭一步,直冲围墙坍塌的一边。

    刑部尚书对着还傻眼的侍卫道,“赶紧叫人啊!”

    于是……开封城百姓就看到东城方向的半空中,突然炸开了数十枚响箭,响箭颜色都是黑色的。

    皇宫里,被赵祯叫到桌边,正准备给出答案的南宫突然一抬头。

    赵祯双眉也是微微一皱,站了起来,看着天空中还弥漫着的黑色烟雾,眼色寒了几分。

    开封府里,赵普拿起新亭侯走了出来,不远处,欧阳少征骑着马带着大批的皇城军急往东城赶,赭影落到了赵普身边,低声跟他说,“天牢采石场围墙被刘正炸塌了。”

    赵普那只灰眼就是一淡,“想浑水摸鱼逃走?给我关城门!”

    赭影几枚红色响箭上天,开封府四周四扇城门关闭,大批皇城军从军营出来,守住了城门。而与此同时,除了军兵往东城赶,还有数十道人影以一种诡异的速度赶往采石场后山的密林。蓝狐狸提着裙子冲出来,对蓝狐帮的手下道,“给老娘把整座林子都围起来,小宫主来之前一只虫子都不准放走!

    而此时,采石场外的林子里,地面因为爆炸而剧烈震颤。原本,有几个妇人带着一群小孩儿,正在摘红果准备做果酱,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惊得呆愣在当场。

    而当她们回过神,就见几个凶神恶煞穿着囚衣的囚犯拿着刀就向她们冲来,为首一个对身后几人喊,“抓孩子当人质!”

    几个妇人下意识地护住几个吓傻了的孩子。

    那跑在最前边的囚犯已经冲到离他最近的一个妇人身后,举刀正准备砍杀妇人抢孩子做人质……

    瞬间。

    银色的刀光一闪……那妇人怀中的小闺女就看到眼前一个白色背影突然出现,由于速度太快,那人身后黑色的长发扬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寒光之后,血光迸现……

    白玉堂一甩云中刀,横刀眼前,寒气开始一点点蔓延开来。

    那个囚犯挨了白玉堂一刀之后,飞出老远,身后的两个囚犯脚下也都是一绊,趔趄两步停下,就看到最前边那个囚犯已经飞了回来,从头到脚被砍成了两半,尸体就这么一分为二摔倒在地。

    那两个囚犯被白玉堂的杀意震住了,张大了嘴,可此时两旁都有才果子的孩子,吓得呆在原地动弹不得。两个囚犯毕竟是天牢里的重犯,什么没见过?被吓了一下之后立刻对视了一眼,往两边就跑……似乎是想分头行动。

    而白玉堂想都没想,往左侧一闪,将往左边去那个囚犯也斩杀了。

    与此同时,冲向右边那个囚犯眼看就要得手,手都快抓到一个抱着树的小男孩儿的衣领了,突然眼前红色的身影出现,黑色巨阙出鞘的瞬间成了他见到的最后一个景象,展昭一剑将人砍杀之后,顺势挥剑,将那囚犯整个扔了回去……

    “嘭”一声……尸体顺着围墙破口处,飞回了采石场内,正准备往外冲的大批囚犯被眼前摔下来,哼都没哼一声已经一命呜呼的尸体震住了,脚下也下意识地一停。

    就见展昭落到了那个破口前,白玉堂握着刀站在更远一点的地方,一前一后守住出口,杀气满溢。

    展昭一甩巨阙,红色的血迹在城墙破口处划出了一条长长的红色血线,他一身红衣如血,单手握着巨阙往前走,声音也是前所未有的冰冷,“都给我回去,敢过红线的,格杀勿论!”

    …………

  
  


同类推荐: 都市最强特种兵刀武传说巫师纪元宦妃还朝末世恋爱法则最强修真弃少娇妃在上暴君如此多娇